青岛联智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联系方式

青岛联智专利商标事务所

电话:0532-82881063 82869762 66886970 66886971
传真:0532-82860190
总部地址: 青岛市市南区香港中路18号福泰广场B座2203室
城阳办事处:
正阳中路196号国际商务港813
电话:87757969

典型案例 首页 > 典型案例

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与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专利侵权纠纷发布时间: 2012-06-04 13:43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4)鲁民三终字第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顺德市容桂镇容港路8号。
法定代表人:顾雏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温旭,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演成,山东科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青岛市海尔工业园内。
法定代表人:杨绵绵,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崔滨生,青岛联智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李伦波,青岛联智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
原审被告:青岛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四方区杭州路26号。
法定代表人:何炬,董事长。
        上诉人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龙公司)与被上诉人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股份公司)、原审被告青岛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国美)专利侵权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青民三初字第14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科龙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温旭、张演成,被上诉人海尔股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崔滨生、李伦波到庭参加了诉讼,原审被告青岛国美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海尔股份公司于2001年8月2日之前名称为青岛海尔电冰箱股份有限公司,1999年8月28日其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电冰箱(195\215)的外观设计专利,2000年4月7日被授予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权人为海尔股份公司和海尔集团公司,专利号为ZL99 3 20895.9。授权公告日为同年5月31日,该外观设计专利现处于有效期内。另一专利权人海尔集团公司已明确表示放弃本案中的诉讼权利。授权公告载明该外观设计专利的黑白主视图、右视图、左视图、立体图、俯视图,简要说明为:仰视图为不经常见面,省略仰视图。本案外观设计专利见下图。由图可见本专利的设计要点有以下几点:冰箱呈长方体,双开门,上下门比例约为1: 1。中部上下门把手曲线部分整体造型呈鸟类展翅,其中上箱门下饰条内部为暗把手,该饰条主视图中的上轮廓线为由外向内略向上弯曲的弧线,下轮廓线自饰条中下部以曲线过渡至饰条外上部,饰条整体呈“鸟类展翅”造型;下箱门上饰条内部亦为暗把手,该饰条主视图中上轮廓线为直线,下轮廓线自饰条中下部以向上弯曲的光滑曲线过渡至饰条外上部,饰条中部设置有与上饰条下部对应的弧形装饰线。其上下分别有水平线,为暗把手外轮廓;冰箱下门未落及地面;冰箱顶面板前部略向上凸起。
        海尔股份公司于2003年9月29日在青岛国美购买了一台容声冰箱,型号为BCD-142\HC,单价为1398元,同时带有容声冰箱的“使用说明书”及“科龙、容声、康拜恩冰箱、冷柜用户指南”。该冰箱背面贴有标牌,写有容声牌电冰箱、型号、电路图表、各项技术参数、科龙公司名称地址等内容。见下图:
科龙公司认可该冰箱系其制造并销售的事实,但认为其产品与涉案专利不相同亦不相近似。
        从照片中可见被控产品的设计特点是:冰箱呈长方体,双开门,上下门比例约为6: 4。中部上下门把手曲线部分整体造型呈对称弧形,其中上门体下饰条内部为暗把手,该饰条的上轮廓线为由外向内略向上弯曲的弧线,下轮廓线自饰条中下部以弧线向外上部延伸至近门体边沿处向下弯曲,饰条整体呈对称弧形;下门体上饰条内部亦为暗把手,该饰条的上轮廓线为直线,下轮廓线自饰条中下部以向上弯曲的光滑曲线过渡至饰条外上部,饰条中部没有与上饰条下部对应的弧形装饰线。其上下分别有水平线,为暗把手外轮廓。冰箱下门体与箱体平齐,冰箱底端设有移动轮。冰箱上门体亦与箱体平齐,上门体有上饰条略微向上凸起。
        原审另查明,科龙公司与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于2003年3月10日签订经营采购销售合同,约定对于科龙公司生产或经销的符合国家质量标准的合格产品进入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及其各地分公司或子公司等机构进行销售。青岛国美称其系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之子公司,其所销售的涉案冰箱正是依据上述合同从科龙公司采购,具有合法来源。海尔股份公司与科龙公司对该事实无异议。
        科龙公司成立于1997年4月21日,其经营范围是开发、制造电冰箱等家用电器,产品内外销售和提供售后服务,运输自营产品。
        海尔股份公司于2004年2月2日向青岛联智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支付本案代理费12万元。
        再查明,科龙公司答辩所称的自己的外观设计产品名称为电冰箱暗拉手(B),该专利的授权公告日是1996年10月9日,专利号为95309202.X,从专利文件视图(见本判决书最后一页附图)看该专利产品为:长方体、双开门,上下门比例约为1: 2,中部上下门暗把手曲线部分整体造型呈唇状,即上、下门曲线与水平的边缘轮廓线均呈中部厚两侧薄的形状,冰箱下门落及地面。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科龙公司生产并销售的被控产品是否落入海尔股份公司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青岛国美针对其销售被控产品的行为是否承担侵权责任。
        我国《专利法实施细则》规定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我国《专利法》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照片中的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为准。
        针对第一个争议焦点问题,原审法院认为,要判断被控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应当以专利授权时表示在图片中的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与被控产品进行对比,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施以一般的注意力,采取整体观察、隔离对比、重点比较要部、综合判断的方法,看二者是否会造成误认和混淆,以得出是否构成相同或近似的结论。是,则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构成侵权,否,则不构成侵权。此处外观设计专利侵权与否的判断标准不同于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因为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是由每一个必要技术特征而形成的完整的技术方案,之所以获得授予专利权,正是依据该技术方案的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在侵权判定时强调的是被控产品的技术特征是否覆盖了专利权所要保护的权利要求范围。而外观设计专利侵权与否的判断标准则不同,采取的是整体间接观察、重点要部比较的方式看是否构成相同或者近似来判断。
        针对本案,应以涉案专利授权时的黑白主视图、右视图、左视图、立体图、俯视图中的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与被控产品进行对比。首先,从整体上看,涉案专利及被控产品均为电冰箱,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二者的整体形状均呈长方体、正面双开门,上、下门比例差距不大,上、下门暗把手均设置于曲线造型内部,且均处于上箱门的下部、下箱门的上部,约处于冰箱的中部。其次,众所周知消费者购买冰箱时,由于冰箱的整体形状变化不大,因而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看,是否构成误认和混淆则重点在于冰箱的正面,正面也是作为冰箱产品最显著、最富于美感、最吸引消费者的外观部分,侧面、后面等不会引起消费者太多的瞩目。以冰箱正面为视角,涉案专利主视图中冰箱上箱门的上饰条较窄,与该饰条平行的是冰箱顶面板外沿,且前部略向上凸起,被控产品上箱门与冰箱齐平,无冰箱顶面板外沿,然上箱门有上饰条略高于上箱门微向上凸起。二者在整体视觉上无明显差别。另外,从涉案专利主视图可以看到其上、下箱门的门把手处暗藏式形状设计是其最醒目的独到之处,系专利权人的主创部位和设计要点所在,该处应作为对比的重点。而被控产品的形状特点亦在于此,门把手同样为暗藏式形状设计。涉案专利产品的上箱门下饰条的下轮廓线自中间延至两边为对称的平滑弧线;被控产品上箱门下饰条的下轮廓线向外延伸虽未至箱门边沿,然而对于一般消费者来讲,其不具备专业设计人员的专业知识,在购买并隔离观察时只施加普通的注意力,正面视觉观察的效果是冰箱上箱门的下饰条均为对称弯曲的弧线,下箱门的上饰条亦均为弯曲弧线,同时冰箱暗把手均设置于该饰条内部。因而涉案专利的该设计要点与被控产品相比较,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较易产生误认,构成近似。虽然涉案专利的上下门比例约为1: 1,而被控产品上下门比例约为6: 4,被控产品上下门体与冰箱齐平,箱底设有移动轮,上箱门的饰条中部无字母图案等,但该差异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并不构成明显差别,二者为相近似的外观设计。综上,原审法院认为科龙公司生产并销售的被控产品已经落入海尔股份公司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
        关于科龙公司提出的涉案专利是公知设计,应为无效专利的抗辩理由,原审法院认为,针对科龙公司的专利无效申请,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已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认为科龙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以前已有与其相同或相近似的电冰箱外观设计公开发表过或公开使用过,因而其无效宣告请求不成立,维持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因此,对科龙公司的该抗辩理由不予支持。
        科龙公司还以自己的专利进行抗辩,称其是在比涉案专利更早的自己的专利基础上生产自己的产品因而不侵权。原审法院认为如果被控产品确系科龙公司使用自己的专利设计,且其专利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则科龙公司未侵犯海尔股份公司的涉案专利权,否则不然。本案中科龙公司自己的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名称是电冰箱暗拉手(B),将该专利视图与被控产品对比,要部与整体、隔离观察并综合判断之后,二者既不相同亦不相近似。因而科龙公司在被控产品中并未实施自己的专利,其该抗辩理由亦不予支持。
        综上,科龙公司的制造和销售行为已侵犯了海尔股份公司的涉案专利权,应当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关于赔偿数额,由于本案无充分证据表明海尔股份公司因侵权而造成的损失以及科龙公司所获利益,亦无专利许可使用费可以参照,因而根据涉案专利的性质、侵权人侵权的性质和情节、侵权范围和时间等因素,予以酌定。海尔股份公司所支出的律师费在合理的范围内予以支持。
        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即青岛国美销售涉案冰箱的行为是否承担侵权责任。原审法院认为,我国《专利法》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或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产品,能证明其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青岛国美销售被控产品时知道该款冰箱为专利产品且未经专利权人许可,另青岛国美能够提供其销售的被控产品的合法来源,因而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应当停止被控产品的销售行为。
        关于海尔股份公司提出的要求科龙公司针对侵犯专利权行为向其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认为,适用赔礼道歉的民事责任形式有特定的要求,一般应当适用于涉及侵犯他人名誉权、商誉权等情形。而本案中的专利权是一种财产权,并不涉及上述权利,因此海尔股份公司的该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第六十三条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一、科龙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海尔股份公司第ZL99320895.9号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二、科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海尔股份公司经济损失30万元;三、科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海尔股份公司因本案所支付的律师费3.6万元;四、青岛国美立即停止销售涉及海尔股份公司第ZL99320895.9号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行为;五、驳回海尔股份公司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5010元,由海尔股份公司承担9807元,由科龙公司承担5203元。
        科龙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在科龙公司以已有技术进行专利侵权抗辩的情况下,法院必须把被控产品、涉案专利、已有技术三者进行比较,如果被控产品与已有技术更为相似,则不构成侵犯涉案专利权。尽管专利复审委对涉案专利作出维权决定,但该决定只能表明专利复审委在已有技术与涉案专利的相似性问题上表明的一个观点,并未解决被控产品、涉案专利、已有技术三者谁与谁最相似的问题。将被控产品与属于公知设计的韩国专利、日本专利和科龙公司自己的专利相比,其更接近于公知设计,而与涉案专利有较大不同,因此,被控产品使用的是公知设计。而原审法院未将三者交叉比较,仅以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两者比较,就得出侵权认定,在法律适用及事实认定方面存在重大失误。2.原审法院强调以整体观察、综合判断,并以冰箱门为判断要部作为本案外观设计相似性的判断方法,那么在涉案专利与被控产品进行比较的过程中,就应坚持以冰箱门作为判断要部,并将被控产品与其归纳的涉案专利的5个设计要点一一进行对应比较,根据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原则,再得出两者是否相同或相似的结论。但原审法院在具体比较过程中,又认为上下箱门的门把手暗藏式形状是专利的主创部位和设计要点,把门把手作为要部进行重点比较,而将其他几个设计点排除在外,仅凭一个设计要点的比较就得出两者相近似的结论,其实际做法违背了上述判断原则,结果显然不可能是客观公正的。3.本案诉讼中,科龙公司就涉案专利向专利复审委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经审理认为,涉案专利上下门比例、下门未落地面及上下门体之间的暗拉手设计,均与公知设计不同而维持了涉案专利的效力。原审判决是在涉案专利经过专利复审委对专利设计要点即其保护点作了明确界定的前提下审理的,进行侵权判定时就不能脱离专利成立的前提,否则原审法院与专利复审委在审理相互关联的两个案件时,对同一法律问题就会适用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执法标准。而原审法院在对涉案专利与被控产品的对比中却采取了与专利复审委完全不同的判断标准,得出的侵权结果显失公平。4.专利权人在无效宣告程序和专利侵权程序中采用了出尔反尔的主张,在无效宣告程序中为维持其专利权有效,有意增加自己的技术特征,将相同的认为是不相同的。在专利侵权程序中,为了达到指控他人专利侵权的目的,又有意减少自己的技术特征,将被控产品中与其专利明显不相同的技术特征主张是相近似的技术特征,违背了禁止反悔原则。5.原审法院判赔无据。科龙公司的被控产品并未侵犯涉案专利权,原审法院认定科龙公司侵权,判赔30万元及3.6万元律师费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综上,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一至三项;2.驳回海尔股份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3.由海尔股份公司承担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
        海尔股份公司答辩称,1.科龙公司对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范围理解错误。专利法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是以表示在图片或照片中的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为准。科龙公司关于应对被控产品、涉案专利、已有技术三者交叉比较后,将涉案专利中的公知成份剔除的上诉理由,搅乱了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没有法律依据。2.外观设计相似性的判断应以整体观察、综合判断为标准。科龙公司将要部中的微小差别,即不会引起消费者注意的部位认为是设计要点是错误的。就冰箱产品而言,要部主要是冰箱正面。要部是由设计要点和非设计要点共同组成的一整体视觉面,设计要点体现在要部中,但并不是要部中任何部分都是设计要点,只有那些创新设计,才能构成设计要点。原审法院对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进行了全面比较,认定上下门比例6: 4与1: 1.箱底设有移动轮等不构成明显差别,而作为设计要点的冰箱把手经重点比对后两者构成近似正确。科龙公司将原审法院归纳的涉案专利5个部分全部作为设计要点不当。3.海尔股份公司在侵权之诉及涉案专利的无效审查程序中,阐述的专利权保护范围的内容均以公告图片为准,不存在违背禁止反悔原则的问题。原审法院经将涉案专利与被控产品及公知设计进行比对,认定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近似,而与公知设计不同,专利复审委经将涉案专利与公知设计比对,亦认定涉案专利与公知设计不同,而维持了涉案专利的效力。因此,原审法院在侵权之诉及专利复审委在涉案专利无效程序中的判断原则、方式和适用法律上是统一的。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科龙公司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二审中,科龙公司为证明其被控产品的外观设计使用的是公知设计的主张,重新提交了其在原审中提交的如下证据:1.第(2004)粤公证内字第11745号公证书,公证下载的内容是日本国特许厅意匠公报979866号外观专利。2.第(2004)粤公证内字第11747号公证书,公证下载的内容是韩国第3019980019738号外观专利。海尔股份公司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该两份证据中的冰箱外观与涉案专利及被控产品外观不相同亦不相近似。本院认为,该两份证据中的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名称均为电冰箱,与涉案专利及被控产品为同类产品,且授权公告日均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海尔股份公司对其真实性又无异议,应作为公知设计予以采信。
        本院查明,日本第979866号意匠公报的授权公告日是1997年4月23日,其产品名称是冰箱(以下简称日本专利)。该专利冰箱呈长方体,双开门,上下门比例约为1: 2,中部上下门把手曲线部分整体造型呈唇状,即上、下门曲线与水平的边缘轮廓线均呈中部厚两侧薄的形状,冰箱下门落及地面且有四个支脚。韩国第3019980019738号外观专利公报的授权公告日是1999年8月16日,其产品名称是冰箱(以下简称韩国专利)。该专利冰箱呈长方体,双开门,上下门比例约为1: 2,中部上下门把手都是曲线构成,上门曲线形状类似于一个盛有胶状物的盘,下门下轮廓线为中部下凹的弧形。整体造型呈叠在一起的盘状,冰箱下门未落及地面,但下门下侧还有一条挡板,挡板上有装饰条,上门顶部呈弧线形,中部向上凸起(上述两专利产品图片见本判决书最后一页附图)。科龙公司认为其被控产品更接近韩国第3019980019738号外观专利。本院查明其他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是否相同或相近似,是否使用了公知设计;二、原审判决的赔偿数额及律师费用是否适当。
        对于第一个焦点问题,本院认为,专利法所保护的产品外观设计专利权的内容应是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外表的形状、图案、色彩或者其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的新设计部分。要判断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公知设计是否相同或相近似,应将三者进行一一对比(图片见本判决最后一页附图),按一般消费者的水平,施以一般的注意力,采取整体观察、隔离对比、重点比较要部的方式进行综合判断。在具体的判断过程中,应该以产品的外观作为判断的主体,以产品的易见部分及其创新部分作为判断的主要依据,看二者是否会造成消费者的误认和混淆。因涉案专利、被控产品及公知设计产品均为电冰箱,属于一般家用电器,其整体形状通常为竖长方体,体现其不同设计风格及富于美感的易见部分主要在于电冰箱的正面,这也是一般消费者购买电冰箱时的视觉要部。本案中,涉案专利的主视图图形与被控产品的正面设计图形及公知设计产品的正面设计图形相比较,三者均为竖长方形,双开门,上下门暗把手均设置于把手曲线造型内部,上下门之间分别有水平线,为暗把手外轮廓。区别在于:一、冰箱的上下门比例。涉案专利产品上下门的比例约为1: 1,被控产品的上下门比例约为6: 4,两个公知设计产品的上下门比例均约为1: 2。由此可见,被控产品的门上大下小,两个公知设计产品的门则均为上小下大,二者的视觉效果明显不同,不构成近似。而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相比,虽然二者亦不完全相同,但比例差距不大,一般消费者在隔离对比,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况下,不会形成特别明显的视觉反差效果,构成近似。二、冰箱的门把手形状。涉案专利产品中部上下门把手曲线部分整体造型呈鸟类展翅,其中上门饰条的上轮廓线为由外向内略向上弯曲的弧线,下轮廓线为直线,饰条内自下轮廓线中下部有向上弯曲的光滑曲线过渡至饰条外上部。下门饰条的上轮廓线为直线,下轮廓线为中部下凹的弧形,饰条中部设置有与上门饰条下部对应的弧形装饰线;被控产品中部上下门把手曲线部分整体造型呈对称弧形,其中上门饰条的上轮廓线为由外向内略上向弯曲的弧线,下轮廓线为直线,饰条内自下轮廓线中下部以弧线向外上部延伸至近门体边沿处向下弯曲。下门饰条的上轮廓线为直线,下轮廓线为中部下凹的弧形;公知设计的日本专利产品上下门把手曲线部分整体造型呈唇状,即上下门曲线与水平的边缘线均呈中部厚两侧薄的形状。韩国专利产品上下门把手都是曲线构成,上门饰条无上轮廓线,其饰条的曲线类似于一个盛有胶状物的盘,下门饰条的上轮廓线为直线,下轮廓线为中部下凹的弧形。从上述比较可以看出,被控产品与公知设计的日本专利产品的上下门饰条及门把手形状完全不同,与韩国专利产品的下门饰条虽然完全相同,但上门饰条的装饰曲线则完全不同,且上门饰条较宽,属于冰箱正面最显著的装饰图案,其装饰曲线又体现了不同的美感及视觉效果,不会造成一般消费者的误认,不构成近似。而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产品比较可以看出,二者上下门饰条的上下轮廓线均完全相同,且上门饰条内均有左右对称的装饰弧线。不同之处在于,涉案专利产品的装饰弧线从饰条中下部向上弯曲过渡至饰条外上部,下门饰条中部有与上门饰条下部对应的弧形装饰线,上下门的装饰弧线整体上呈“鸟类展翅”形状;而被控产品的上门装饰弧线自饰条中下部向外上部弯曲延伸至近门体边沿处向下弯曲,下门饰条中没有装饰弧线。但因涉案专利产品下门饰条较窄,其装饰弧线在整个饰条中所占比例又较小,且鸟类展翅形状主要体现在展开的双翅上,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在隔离观察并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况下,二者的正面视觉效果是上门饰条中的装饰线均为对称的向下弯曲的弧线,且冰箱的暗把手均设置于该弯曲弧线的内部,较易造成误认,因此,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产品构成近似。三、冰箱的下门是否落及地面。涉案专利产品的下门未落及地面。被控产品的下门落及地面且底端有支脚。公知设计的日本专利产品的下门落及地面且底端有支脚。韩国专利产品的下门未落及地面,但下门下侧还有一条挡板,挡板上有装饰条。由此可见,被控产品的该设计特点与公知设计的日本专利产品相同,与韩国专利产品不同,与涉案专利产品亦不相同,但因该部分位于冰箱整个正面的最底部,且下门是否落及地面的设计在公知设计产品中亦有所体现,又不具有特别的新颖性,不是一般消费者购买冰箱类产品的视觉要部,不会对此引起特别的观注。四、冰箱的上门是否与箱体平齐。涉案专利产品的上门未与箱体平齐,上门顶部为顶面板,顶面板前部略向上凸起,但与上门平齐。被控产品的上门与箱体平齐,但靠近顶部有一饰条略微向上凸起。公知设计的日本专利产品的上门未与箱体平齐,上门顶部为顶面板,且靠近顶部有一饰条。韩国专利产品的上门与箱体平齐,上门顶部有一饰条略微向上凸起。从此项对比可见,被控产品与公知设计的韩国专利产品相同,而与日本专利产品及涉案专利产品均不同,但因涉案专利产品的上门与其顶面板平齐,且顶面板的前部略上凸起,而被控产品上门虽然与箱体平齐,无顶面板外沿,但上门顶部饰条略高于门面微向上凸起,三者的该部位设计在消费者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况下,整体视觉效果上并无明显差别,均易造成误认。综上,经分析对比三者的异同可见,被控产品更接近涉案专利而不是公知设计。首先,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产品的外观设计虽然不完全相同,但体现其新颖性、独创性且富有美感的易见部位设计却基本相近,在一般消费者隔离观察,并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况下容易造成混淆和误认,因而构成侵权。其次,科龙公司虽然抗辩其使用的外观设计为公知设计,但公知设计必须是一项单独的设计,即其设计本身应当在一个产品中完整的体现出来,而不能是几个产品中的不同的外观设计的组合,即本案中科龙公司虽然针对公知设计分别提交了日本专利和韩国专利,但亦应将被控产品分别与之进行一对一的比较。经实际对比,科龙公司的被控产品虽然与公知设计的日本专利和韩国专利的个别设计部位分别相同,但因其相同的部位分别属于两个公知设计而不是一个产品中的完整的外观设计,不符合公知技术抗辩的条件,且其与公知设计相同的部位亦不属于整个外观设计中具有独创性的富有美感的部位,不是一般消费者购买该类产品的视觉要部,不会造成误认或混淆,因而,科龙公司的该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对于科龙公司提出的原审法院在侵权诉讼中与专利复审委在专利无效程序中的审查标准不统一的问题,本院认为,法院与专利复审委在侵权诉讼中和专利无效程序中对外观设计相同和相似性的判断标准是一致的,只是二者审查的侧重点不同。在专利无效程序中,专利复审委主要根据专利法第23条的规定,就授予专利权的外观设计与公知技术的不同点进行审查,因此,只要是二者不同的设计部位,均一一列出,但在最后判断外观设计专利与公知技术是否相同或相近时,仍是以外观设计中最富有美感的新设计部分作为主要的对比部位,看二者是否会造成一般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而法院在侵权诉讼中,主要就被控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进行审查,即主要审查被控产品与涉案专利的相同和相近似之处,特别是体现外观设计富有美感的新设计部分是比较的重点。本案中,科龙公司提交的专利复审委就涉案专利作出的第6035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中,专利复审委亦就涉案专利与科龙公司提交的对比文件(即科龙公司在原审中曾提交的其自己的第95309202.X号外观设计专利、日本专利、韩国专利)进行了一一对比,并且结合整体造型亦是主要观察产品的正面,专利复审委认为,“在比较过程中发现对比文件与本专利除整体形状都呈长方体外,其他部位的外观设计几乎没有相同之处,将本专利与每一份对比文件分别进行比较,其上下门的分割比例,把手的整体形状都给人以不同的视觉印象,一般消费者不会将本专利与各比对文件相混淆,也不会造成误认,因此,本专利与三份对比文件均属于不相同也不相近似的外观设计。”由此可见,专利复审委虽然认为涉案专利与公知设计除整体形状外几乎没有相同之处,但特别给人以不同视觉印象,使一般消费者不会混淆、误认的部位,仍在于其上下门的分割比例和把手的整体形状,即专利复审委在最后判断涉案专利与公知设计是否相同或相近时,亦是以上下门比例和把手的整体形状作为主要的对比部位,这与法院的判断标准完全是一致的。
        对于科龙公司提出的海尔股份公司违反禁止反悔原则的问题,本院认为,所谓禁止反悔原则,是指专利权人对其在申请专利时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之间的往来文件中所作的认可或放弃的内容,在侵权诉讼中不得反悔。海尔股份公司在涉案专利的无效程序中及本案侵权诉讼中,对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均以其该专利的授权公告图片为准,科龙公司主张其违反禁止反悔原则,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该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二、关于赔偿数额问题,本案中,由于海尔股份公司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及科龙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难以确定,且无专利许可使用费可以参照,原审法院根据专利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依据涉案专利的性质、侵权人侵权的性质和情节、侵权的时间和范围等因素,依法予以酌定并无不当。另外,海尔股份公司虽然主张其为本案共支出律师费12万元,但原审法院根据本案具体情况,在合理的范围内酌情支持了3.6万元亦无不当。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科龙公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010元,由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欧阳明程
审 判 员 岳淑华
代理审判员 柳维敏
二○○五年三月三日
书 记 员 宋翠梅